56小说 > 女生小说 > 京都贵女手册 > 《京都贵女手册》正文 050 兄弟夜宴
    要说当今圣上,也是个好皇上。不光政绩上能看出来。就是辅助继承人的心,也没几个皇上能做到。每次三皇子去巡防必被要求带着夜海青。

    表面看来夜海青是为皇家办事,忠于圣上,其实以他和江轻尘的关系,明眼人都知道,这就是太子的人,只是目前不好表露而已。

    皇家目前有七个皇子,太子是大皇子,二皇子是个自诩风雅超群之人,根本无心朝政,当然这个他母妃的身份有很大的关系。

    二皇子都没等到皇上给他的定位,他十二岁的时候就已经给自己做了定位,就是风流皇子。不喜欢被别人定义为闲散王爷,因为那样听起来很老,风流皇子听起来就很年轻。

    三皇子在皇上的心中是太子的替补,毕竟谁也不能说太子的路就是板上钉钉。

    所以皇上会让三皇子参与施政,提高他的能力,以后再怎么样也会成为太子的有力助手,只是很多事情还是怕三皇子的想法太多,还是要防,所以就把貌似太子的人夜海青放到他身边。

    第二天一早,云想容刚吃过早饭,江心心就来找她,看样子很是开心,恋爱中女人的样子。

    江心心告诉云想容,明天晚上会晚一个时辰开饭,大家聚聚。就五个人,夜海青,江轻尘,江希安,江心心和云想容,要不是夜海华刚用完假期,也会马上回家聚聚的。

    其实这些都是常规操作,夜海青刚回来,本就应该和家中长辈一起吃正餐,所以朋友聚会就自动让后,这事家里长辈也都知道,这么心照不宣也过了很多年。

    姐妹两个又在一起讨论明天江心心要怎么打扮,讨论了很久,江心心换了很多套衣服后,最后选出了二人最满意的一套,算是定妆。

    当天晚上,就姑娘两人吃的晚饭,因为不用太讲规矩,江心心又和云想容说了一堆晨曦山庄的事情,两个人还挺开心的。

    其实夜海青是第三天中午进的京,根本就没时间回家,面圣后才进的家门,到家也基本是晚饭时间。

    云想容一下午都待在江心心的住处,两人说东说西的,还帮着给江心心打扮,很快就到了晚饭时间,丫鬟说少爷们都到齐了,就等两位小姐。

    二人携手进了中厅,立刻就感觉到了两道炙热的目光,只是分别看向不同的人,反应差别也很大,江心心是有点羞涩,云想容是有点莫名。

    夜海青也有很久没见过江心心,心中甚是想念,江心心可是号称京城四小花的姑娘,长相肯定上乘,再加上此刻又是精心打扮过的,更是又美上了三分。

    江轻尘看云想容,说不上炙热,毕竟也就两天没见,但很玩味。

    这姑娘有意思,是不是真的把自己当成了一片绿叶,穿绿色的裙子也就算了,脸上基本就是没有妆容,身上也没首饰,就手腕上一个价值不菲的玻璃种玉镯,彰显身份。

    不过这样看起来,更有风情。

    江心心首先打破尴尬,把云想容介绍给夜海青认识,夜海青的注意力就没离开过江心心,只是礼貌的敷衍一下,客观说,云想容的样子,他都没过脑。

    云想容是第一次见夜海青,他小时候的样子早就不记得,夜海青给人的感觉很高很壮,面相很成熟,即使身材高挑的江心心站在他的身边,都会有一种小鸟依人的感觉。

    云想容就更加佩服江心心,当年真的是无知者无畏吗?她是那里来的勇气可以单挑夜家两兄弟。据说江心心和夜海青动手,就没输过。

    没输过能理解,夜海青让着呗,可江心心打这么健壮的人,手难道都不痛吗?这点云想容很好奇。

    饭菜已经上桌,几人坐好,圆桌子,主位是江轻尘,两边分别是江希安和云想容,云想容边上是江心心,江心心边上是夜海青。

    用的是能坐八个人的小圆桌,此刻基本也已经坐满。

    江轻尘让小厮倒酒,准备开晚饭。

    小厮给少爷们倒的是白酒,小姐们都是果酒,果酒度数低,不管南北方,但凡家宴女子也都会喝点果酒,差别仅仅在于用做酿酒的水果不同。

    倒酒期间,江希安说道:“海青,你这次怎么回来的这么早,是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是皇上下旨让我们马上回京,其实也不是有什么事情,而是皇上现在想搞军队体制的改革,招了几个军中大臣进京商议,这本是秘密行程,不想让外人知道,但我和三皇子在巡查国防,如果没有首帅相陪,下面必然会有猜疑,莫不如就下旨急召我们回来。”夜海青说道。

    “朝中真的要有大事发生?”江希安疑惑的问道。

    “应该是有些规模的调整,江南总兵以任期已满的原因,已被召回京中待命,据说镇国公已经进京,怕边防不稳,皇上都不让声张。还有几名将军,就在回京的路上,但这次回京,都是皇上私召,他们不会上朝,谈完事情,就会马上回去。”夜海青说道。

    这些消息江轻尘怎么会不知道,他可是九门提督,谁进城门能不通过他,镇国公是国公府自己安排行程拿密诏进京,其余的将军都是九门提督府安排的,已经进京。

    目前看来,自己的安保做的还不错,海青在兵部都没消息。

    这些都是常规工作,也是秘密工作,不能随处乱说,就江轻尘而言份内事,也不觉得怎么样,只是一想到,那位鱼先生肯定会就此次军队改制的问题大做文章,就很头痛,鱼先生可是在暗处,不好控制。

    “家宴,咱们能说点开心的事情吗?不谈国事。”江轻尘是不想破坏自己的好心情说道。

    好好好,两人点头应是。

    酒已经倒好,按规矩江轻尘会说上几句:“今天是为了海青接风,但我有个好消息要和大家说,我今天进宫,请皇姨母给我和容容赐婚,皇姨母基本同意了,说要见下容容之后下旨。”

    大家齐齐鼓掌,江希安和江心心觉得,大哥就是大哥,就这么的有效率。

    云想容有点懵,心中感叹怎么这么快。

    夜海青是都没搞清楚,容容是谁,随后看到江心心的眼神,才明白,就是刚才和自己行礼,叫自己夜大哥的姑娘,此刻才看了过去,客观说,长得是挺漂亮,但没心心好看。他这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夜海青一直觉得,江轻尘就是那种看起来没什么,忽然之间就会一鸣惊人的人。

    比如江轻尘的武功,大家都知道他的师父是老侯爷指定的人选,也不是什么大人物。夜海青的功夫小的时候就是父亲亲自指点,之后可是上山拜的高僧。

    可谓是打遍山上无敌手,师父这才放其归家。

    学成归来,找江轻尘练手,本想自己手下留情,谁会想到江轻尘的武功处处都是杀招。到后来反而是江轻尘手下留情,自己才勉强和对方打个平手。

    结论只能是,师父的出身不同,造成了徒弟的风格不同。

    再后来,没有任何官职的江轻尘,在江湖流浪一年后,忽然被提拔为九门提督,自己可是朝中最年轻的兵部侍郎,风头都不如江轻尘。

    自己也就离京不到两个月,回来后江轻尘马上要被赐婚,常理推断,这姑娘应该也不是个普通人。不对,自己的关注点错了,赐婚就是走上了婚礼流程的意思,那不成,自己这个早定亲的人,还要晚成亲不成?

    这事不能输,一会要和心心好好谈谈。

    几人举杯以示庆贺。

    “恭喜大哥,京城四公子,又有一人下榜。”江希安打趣说道。

    “不对,是全部下榜,雁飞的婚事已定,是御史台大夫的女儿罗依。”江轻尘说道。

    云想容没觉得怎样,江心心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

    “要说我弟真不行,人家古春潮和他同一个启蒙先生,都喜欢搞榜单。人家搞的榜单,大家不但信服,还能赚钱,我弟的榜单,大家上榜都不愿意提及。”夜海华说道。

    桌上几人除了云想容都暗自偷笑。

    江心心知道云想容听不懂,于是解释道:“夜海华的文学启蒙老师请的是京中名师,吴老先生,和忠勤侯府的二公子古春潮是同出一个师门,吴老先生的京中弟子不超过十人。”

    “重点是海华不爱文学,爱画画,吴老先生为了鼓励他学习,也鼓励他画画,因为诗画本就一家。结果海华当真了,有一次画了个母鸡带着一群小鸡吃食,被吴老先生表扬,心中很开心,就觉得自己有义务提升整个坊,不那个太大了,是整个富甲巷,也就是侯府和夜府门前这条巷子文化素养的义务。”江希安说道。

    “那要怎么做?”云想容对此事很好奇。

    “他想亲手选出了富甲巷四大才子做标杆,和他玩在一起的就希安,但要说选富甲巷两大才子的话,气势不够,只能胡乱凑数,别人家的孩子,不是他不认识,就是不符合他的条件,没有办法,就让我和海青凑数,组成了富甲巷四大才子。”江轻尘笑着说道。

    “这么看来,古春潮搞榜单的那套,都是我们海华玩剩下的。”江希安说道。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