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女生小说 > 易步南行 > 《易步南行》青梅竹马有时尽 第150章:命运安排
    朱燕也是喜欢的不得了,和他一起蹲下来围着小男孩这个小男孩,浓眉大眼,额头宽阔,一双眼睛藏着满腹心事,这个年纪的孩子该是冲满了天真和稚气,而他眉头轻蹙,眼神警惕,嘴唇紧紧地抿着,一言不发

    朱燕拉着小男孩的手,这是一双柔软温和的小手,握在她宽大的掌心中,她能感觉到孩子的紧张和别扭她微笑着,抬手摸摸他的头,小男孩很勉强地挤出一丝笑意,转瞬表情又变得严肃,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实际上一副娇小瘦弱的身板朱燕心中一酸,这孩子这么小的年纪,受过太多苦难,太早懂人事了。

    “孩子,别怕,别怕,我们这就带你回家。”

    小男孩听闻,眼睛顿时闪过亮光,那亮光刺得易良才眼睛都疼,他一定以为他终于可以回到自己的家,而不是被人领养。他突然有点不忍心告诉他真相

    此时,福利院院长走了过来,将小男孩拉到一边,说着什么易良才看不见他的表情,估计一定是院长在和孩子解释,他将被人收养的事情,而不是送他回家他看到小男孩沮丧地低垂下头,应当是心里难受不情愿,谁不想回自己的家,回到亲生父母的怀抱呢

    那一刻起,易良才就发誓,领回去后一定当做亲生儿子一般抚养,将来长大了,如果有一天,他找到了他的亲生父母,他要是想回家,一定送他回家……

    易良才停下了走动的脚步,年轻时发下的誓言,许下的承诺,如今步履匆匆却做不到坦然去面对,也做不到轻松放手。这么多年来,他和妻子心中已经默认了易鸣就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他早于过了十八岁,成人了,有自己的思想,完全有权利决定他的去留,何况易鸣不是那样忘恩负义的孩子,对他们的养育之恩也应当不会忘记

    道理谁都懂,但情感上,心理上他却接受不了。妻子朱燕肯定也接受不了。

    当年易鸣刚到家时,妻子待他比亲生儿子还要上心,恨不得到哪里都把他带在身边,失去孩子给她的心理留下了可怕的阴影,她怕不幸的事情再次发生易鸣生病发烧了,她都是衣不解带,夜不能寐的照料着,生怕出现个意外

    易鸣上学后,家里经济条件不好,为了让孩子安心学习,她会缝纫的活计,每到逢集的时候就上街接了缝针的活计回家来做,但家里还有许多的农活也要做。这样白天干农活,夜晚煤油灯下,做缝纫的活,经常了为了赶进度,一坐就是到深夜

    易鸣上到高中以后,买衣服穿的人多了,做衣服的人少了,缝纫的活就少了,她就去临近的镇上接了服装厂零散的活计回来,为了多赚一点钱,每次都是忙活到深更半夜的,这样精细的活做多了,她的腰椎颈椎都有问题,再加上用眼过渡,熬夜伤身,妻子的视力下降得厉害,身体也不是太好

    但朱燕从来都没有抱怨过一句,在她心里,培养出了一个优秀的易鸣,她再苦再累都是值得的

    易良才想到妻子,他就不忍心面对,他担心她羸弱的身体,承受不了再次失去儿子的痛苦……

    易良才在客厅来回走动,思绪被带回到二十多年前,真是老了,记忆似乎生锈了,但有些记忆却深刻地刻进了骨子里,只是你如果不去想,也就当做那些只是梦境一般的不真实

    他的脸色是铁青的难看的,易鸣知道父亲通过走动来缓解宣泄着内心的不满和愤懑

    既然决定说出这一事实,易鸣就做好了思想准备易家永远是他的家,慕家当然也是要回的,他不是贪慕慕家的家产更不是事业,只是希望能给慕家注入一丝活力,让慕家渡过难关

    还有一点,有些关系一开始就是错位的,他不想一错再错

    ------

    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

    易良才终于停下了脚步,板正了一张脸,拿出父亲的威严,也许这是最后一次做他的父亲,教训自己的儿子,往后,他认了亲生父母,也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你小子什么意思翅膀硬了,想飞了,你有没有考虑过我们的感受,你把我们置于什么样的位置?养父养母这么多年算我们白养你了”

    易鸣勇敢地迎上父亲的目光,“不是翅膀硬了,而是更懂得一些做人的道理!不论发生什么事,我都是您们的孩子。都记得您和妈妈的养育之恩,我的心也永远在姚口镇易家这也就是我这么多年明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却不敢认也不想认的原因。我怕您和妈妈伤心”

    “明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却不敢认也不想认”

    易良才差一点激动得跳了起来,看来儿子有备而来,铁了心了连警察都找不到的亲生父母,他自己给找到了,这么多年不是白养了,而是这么多年,这个孩子心里一直在找自己的亲生父母。那么他们幸福的时刻他在干嘛?人前欢笑,人后落泪吗?

    当时说到领养的时候,知己的亲戚就劝他不要轻易的去领养别人的孩子,到头来一场空。孩子小的时候不知道,能力也不够,一旦长大了,翅膀硬了,就会去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血脉相连这是割舍不断地亲情

    如今,一语成谶!老话说的好啊!

    易鸣连自己的亲生父母都找到了,易良才实在佩服!

    “你的亲生父母是谁既然那么多年都不敢认不想认,为什么现在来认?你是不是觉得我们老了,没有用处了,来戳我们的心窝”易良才情绪不稳,声音嘶哑他和易鸣从小到大,爷儿俩人没有红过脸,他也从来没有想过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易鸣已经箭在弦不得不发,心再软一软他就说不下去了

    “其实我是慕家多年前丢失的孩子,当年我虽然小,但我记得我姓慕。那年辅导员让我外出去家教,当我发现家教的学生是一个女孩时,就不想教了,但她说她姓慕,就因为这个慕姓,我留了下来。也许是机缘巧合,也许是上天安排好的,我见到了慕伯伯和慕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