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龙舌之祸 > 《龙舌之祸》正文 第四百八十三章 训教
    ,

    这杳伯话语的字字句句当中,都体现着对于祁骜的无限信任,他认定了祁骜的画作一定是能够顺利激发的,于是他已经是在思虑祁骜画作成真之后的事情了。而其实,画作的主人祁骜自身,他对于自己能否激发画作,是丝毫没有底气的。

    祁骜一个平凡了二三十在的俗人,他或许世事洞明,或许人情练达,这红尘里的学问文章,他或许早已驾轻就熟。但他现在初涉的修行境界,初得的玄奇妙法,都是他不曾涉猎的东西,而没有谁能够保证在头一遭做事时,就成竹在胸,就一举成功。

    所以祁骜自身对于能否激发自己的画作这一件事儿,心内尚是要打一个问号的。这画作激发成为实物,照以前的寻常经历、刻板思想而想来,全然是没影儿的事儿。

    他本来是脚踏实地的,如今因为这修行却要天马行空,肆意飞舞,他的心一如他现在倏忽变化的处境一样,都是没着没落的。他想着自己今天恐是要出大丑,恐是要作为修行者遭受第一次的嘲笑了。

    但他意识到这些时,已经在杳伯的拽动之下,朝后院走了,而在他与杳伯的身后,则是悄然静谧的众人。众人中没有任何一人人发出嘲讽之语,没有任何人质疑哪怕一声,祁骜不认为他们此刻的沉默对应着之后的热切,这恐是风雨前的宁寂。

    可当祁骜意识到牵引他前行的杳伯身份时,忽然对于这众人的沉默有了新的解答,也许众人的沉默是碍于杳伯的威势。这杳伯是这清杳居内顶尖的高手,无人可比,在人间高手中也算榜上有名,这样人的威严,定不容人轻浮的。

    祁骜忽然有了些信心,若非有把握,这大能又如何会对他如此信任呢?!而既然如此,他料着这大能必是看出了什么端倪,而这端倪所示,必当是他可以一发入魂,一步将画作激发成真!

    祁骜心里越想越确定,最终脸上微微浮笑,颇是笃定。

    跟在祁骜杳伯身后的沈灵儿站在杳伯身后的一侧,余光就将祁骜嘴角的笑意看在了眼中,更将祁骜悄然打量杳伯的神情看在了眼中。他福至心灵,立刻通达了这祁骜心内的想法,“无疑,必是这祁骜错解了师爷的意思,他认定师爷对他看好,于是心中自信油然而生了。”

    “可其实……”沈灵儿想了想之前杳伯对他们的态度,继而暗暗偷笑起来了。

    “臭小子,你笑的什么!”在进入正屋屋门时,丹歌和沈灵儿并在了一排,丹歌悄然一瞪沈灵儿,就问出了这么一句。

    沈灵儿之前才挨了丹歌的训教,此时正对丹歌惧得紧,一听丹歌发问,也不敢隐瞒,立刻低声解释起来。

    沈灵儿解释道:“方才我见这祁骜时不时地瞥一眼我师爷,而后嘴角咧出笑意,好一副老神在在、成竹在胸的姿态。”

    “那怎么了?”丹歌道,“你自己技艺不精,行事动作瞻前顾后畏首畏尾,却还不许人家信心满满?”

    沈灵儿一嘟嘴,“我何时瞻前顾后畏首畏尾了?我从来也不曾给您丢了脸。不说我,说那祁骜,您说他自信满满,那自信却是从何处而来的,他时时转目望我师爷,您还不解其中真意?”

    丹歌双目猛然一瞪,继而一眯,“你是说,这祁骜因和你师爷并排而行,认定得了你师爷赏识肯定,继而盲目地对自己充足了信心?”

    沈灵儿点头,“对。全因我师爷方才言语中满是肯定,越过了这画作激发之艰难,独独讨论产奶挤奶之事,仿佛画作激发不值一提,而也由此,给了祁骜莫名错觉、极大信心。”

    “你如何料定你师爷是没提画作激发艰辛?也有可能是在他处在那高深境界中,已经洞察了祁骜举手投足之非凡,料定了祁骜可以一展神威,故而不说呀!”丹歌道。

    沈灵儿一撇嘴,“三月里来,许多事情是我们亲眼见证的,沈星儿三月里来学习浮空之术,我师爷教导之时也从来不言艰难困苦,实是笑意相待,似乎信心满满。而等沈星儿学成,却在他来到清杳居四十余天之后了。

    “那日沈星儿终于学会,按捺不住心内的疑惑,终于朝我师爷反问情形。沈星儿问道,他一度以为我师爷对他信心满满,他也一度以为自己天才无双,最后却为何耗费如此时光?

    “我师爷的答复是,他不是对沈星儿有信心,只是他不在乎,他有的是时间,所以他心态平和,常以笑待。而时间相付,总会有所成绩的,他只待看到了期待的结果,就能满足了。”

    丹歌抽了抽嘴角,“所以当前你师爷的状态,也是如此?”

    沈灵儿点头,“恐是如此,我料着若是祁骜当真迅速激发画作,我师爷自己都要先惊异一番的。”

    丹歌笑道:“那我们拭目以待吧。你师爷如风家的众长老所言,是个天才的老师,他这一法至少在事情之初,能给予怯懦者极大的信心支撑。这信心的质量如何,就等待检验了,在沈星儿身上四十天才……”

    丹歌说着忽然一歪头,“四十天?!”

    “嗯。”沈灵儿点点头。

    “这沈星儿原来,也是个小天才。”丹歌笑道。

    “啊?”沈灵儿大睁着眼,“您没有说错?”

    丹歌沉沉地点了点头,“当然。哦,你学得浮空只用了一日是吧,可我问你,沈星儿来清杳时,他情形如何?”

    沈灵儿歪头想了想,“呃,好似还不如当初的我。”

    “何止不如!”丹歌道,“他明里是在徐州信驿干活,实则全然将托生徐州信驿,他时时防备犯错,一朝犯错,则要被徐州信驿背后的众多世家连翻审讯,各家遭罪,生不如死。这正说明他并不属于任何一世家,世家有小如蚊蝇有大如猛虎,却无一所是他的归处!

    “于是就可以料到他的修行状态了,他虽然不如修行,却显然只是学习末流的、被弃置的泛泛武功,那等武功便是精通,又能有几分威力?你出身的肖家虽算不上强大,后还被马心袁狼子一流所灭,但有名有号是个世家,且那肖家有自己的家族功法。

    “你作为肖家少爷的书童,接触的是最核心的功法,那是使肖家赖以成名的功法,其中威力再小,也总比之泛泛武功强了百倍。你又在商丘西市呆了七年之久,日日夜夜不间断修行,你的积累才有你后来将浮空一朝学成。

    “而沈星儿的修行积累不过你的九牛一毛,却只花了四十日,这当中的天分,还不可见吗?瞧你这神色,你听我这论断竟颇感新鲜,显然你一度轻视了你这师弟,日后可不许再有了!想来你曾多番耍弄他,和我同睡增加修行的话,就是存心捉弄他而说的吧!真是有愧你的师兄身份!”

    “我……”沈灵儿低着头,试着辩解道,“我不曾想到他会是我师弟啊。”

    丹歌翻了个白眼,“你师弟叫什么名儿?”

    “沈……星儿。”

    丹歌轻哼一声,“这名字的意味你还不清楚吗?虽然他的名儿不是我起的,是他本来就叫如此!可恰因这样儿,我更加会收他为徒,只因为他的名字和你的名字相应,为圆全了其中缘分,也一定收了他!你单凭这名儿,难道不知道他会是你师弟?

    “而他成为你师弟,我其中多是瞧在了你的面子上,因为他的名字和你相应,才有了他的加入。你仅凭一名救他于水火,你处这等恩德的地位上,哪怕是装虚伪,你也应该维护你的完美形象吧?!而你竟然不知维护,还耍笑起他来!

    “你耍笑他若是因为他卑贱,你当记得你当初如何卑贱!你耍笑他若因为他如何愚蠢,你当记得你在肖家为奴为仆时,受过多少如此的冷嘲热讽!你耍笑他若因为他初来乍到,你就该想到你当初初来乍到时,因一意孤行改了我和你代师傅的计划,险些命丧我二人之手!

    “你有一朝富贵,却不该把往昔的事情全部抛之脑后,那些经历能让你时时推己及人,为自己攒下诸多功德!”

    “师父……”沈灵儿伸手抱住了丹歌的手臂,“我知错了。而,您是因为我才收得他,您让我受宠若惊啊!”

    “往后不会了!”丹歌一瞪,“你且惊去吧,等你完全没了师兄的样儿,你就该大惊失色了。”

    沈灵儿连忙再次强调,“不!不会了!我一定好好呵护师弟!”

    “同门之谊,同心之谊。”丹歌道,“你可说到做到了!”

    “嗯!”

    “你们两个烦不烦呐!还没叨叨完!”子规忽而凑了过来,朝丹歌沈灵儿悄声喝道,“祁骜的画已经成真了你们还在这里闲谈!只是……,好像出了些问题。”

    “画成了?”丹歌双目一瞪,“还出了问题,什么问题?”

    “呐,听!”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龙舌之祸》,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