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都市小说 > 灵天幻梦 > 《灵天幻梦》第六卷:秋季会战篇 第二百八十二章 端倪 二
    血鬼,显然就是现在天道所不容的存在,也就是说血鬼这个东西存在在世上,就已经算是违背天地规则运转了。只不过现在天道在沉睡,应激反应没有那么灵敏,所以才需要守墓人来帮忙看守天地。

    但是天道的沉睡也不是一直睡下去的,至少管理员都挨了两次巴掌了,一次是安小语在废旧工厂杀掉十六个普通士兵的时候,另一次是在管理员吸收了安小语体内天道的时候。

    所以说,天道的反应还是有的,只不过血鬼还是太弱了点,还不足以让睡着的天道翻个身。

    安小语所要做的就是,利用血鬼本身的性质和天道对于血鬼的排斥,直接把天道留在天地间的一丝潜意识威能引发出来,就能够很轻松地将刘欣体内的血鬼给处理掉了。

    这种方法也正好符合以神入道的宗旨,抱着了解整个天地根本的意图,来利用了解天道的途径,达到超脱天道的结果。而在了解到超脱的过程中,互相利用才是合拼共存的方式。

    跟管理员聊过之后,安小语茅塞顿开,装作恍然大悟马上就要去实施的样子,赶紧跑出了b000室。被管理员看了一眼之后,安小语决定在他的床沿上如坐针毡,浑身冒汗。

    赶紧跑!

    出了三千书海,安小语松了一口气,开始正经地思考起自己的计划。如果想要利用因果引出天道的惩罚,或者让守墓人有理由出手,首先就要让这些因果能够大规模影响到天地规则。

    比如上一次在沙海基地当中,关觉利用那道从开始就传出去的信息,让空间粉碎机爆炸,紧接着就导致了守墓人的出现,将所有事情的根源迟默抹杀掉。

    那么按照现在安小语所知道的理论和现实案例来讲,自己应该可以照猫画虎,直接勾引天道出手?

    但是利用血鬼,怎么才造成大范围的天地法则影响,但是又不会影响到其他人的生活呢?在帝都这个满地都是人的地方,显然这是一个很难的事情。

    安小语低着头向前走,思来想去,突然发现自己今天还没请假,于是转身就去找了左丘之左一趟,说明自己将来三天都可能会翘班。

    左丘之左表示很理解,这些天毕竟只是预备赛,而且起源的试探也已经结束了,安小语像前两天一样死死地盯着那间实验室,反而会让其他人发现出什么问题来。

    校长准了了假期,安小语走出了左丘之左的办公室,突然就想到了一个绝佳的办法。

    她马上掏出了终端,打给了司明宇。

    很快,司明宇接起了电话问道:“找到办法了吗?”

    安小语摇摇头:“没有,专家说可能没得救了,你在她身边吗?”

    司明宇听到安小语的话,沉默了一下说道:“我在。”

    “嗯,那正好她还有两天清醒的时间,我趁着这个时候继续努力找找办法,你跟她说,让她想去哪,想见谁,想吃什么,趁着这两天赶紧的。如果我真的解决不了,至少不会留下遗憾。”

    想了想,司明宇答应了下来:“好,那我还要跟着她吗?”

    “废话,好好跟着。”安小语说完,马上挂了电话,根本不给司明宇反驳的机会。而电话了另一头的司明宇,好像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的样子,是不是自己被安小语坑了?

    看了看那边正在被两个女护士照顾的刘欣,心里其实很复杂。

    当年刘欣出现的时候,他确实是一见钟情了,尤其是刘欣对她说出当初那番话的时候,司明宇甚至有和她过下半生的冲动。但是后来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司明宇与刘家彻底决裂,女服务生也为司明宇生下了一个女儿。

    世事无常,实在是变化太大,司明宇开放弃过去的时候,当年的那些仇恨也都放在了心底最深处。可以说,他对刘欣的看法其实很复杂,当初那些感情还记忆犹新,仇恨依然清晰可见,但是现在又要放弃掉。

    本来这样的人,放着不管从才是最好的,只要你们不再产生交集,那么事情就会很正常的恢复到两个人原来的样子。

    但是现在……

    司明宇走到了刘欣的床边,将安小语的话说给她听。

    毕竟大家都是五十的人了,看得开还是看得开,而且刘欣还是一家大企业的执行董事,有话直说才是最好的,而且如果安小语找不到解决办法,那她也就真的只剩下两天的时间好活了,还能瞒多久?

    听了之后,刘欣也很快地接受了这个现实。

    她知道刘家已经去跟他们的政治对手进行了博弈,也知道了安小语在解决这些事情上面很拿手。既然安小语都这样说了,想想自己还真是有不少的遗憾,以前忙于工作没有时间顾及,现在想起来,实在是有些不甘心。

    血鬼对于对于血气的扩散导致她现在身体虚弱,使不上太大的力气,在护士的搀扶下,刘欣才能够从床上爬起来。坐在床边,刘欣点头说道:“那就这样吧,麻烦你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刘欣的脸上有些尴尬。

    这句话,似乎很多年前她就应该说出口,然而到现在只能借着这个机会说出来。

    司明宇出了休息室,没过多长时间,刘欣就换了一身衣服从休息室里面走出来。司明宇看了一眼,有些恍惚。

    她身上穿着的这身衣服,虽然样式更改了,变得更加适合中年女性穿,但是总体上来说,跟当年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刘欣身上穿的那身衣服,根本没有多大的差别。

    他仿佛又看到了那个晚会上面带忧郁的美丽女孩,看到了那个当年最美好年纪的刘欣。

    愣了一下,司明宇压下了心头的古怪感,点头说:“走吧,我跟在你们后面。”

    然而刘欣看了看身后的刘家保镖和护士,摆摆手说:“你们回去吧,我跟司先生两个人出去就够了。”

    一个保镖着急了:“刘董事……”

    “没事的,反正我也活不了几天了,他们还要公然下手吗?”刘欣根本不在意。

    司明宇也想要劝几句,而且他本来也不想和刘欣两个人走在一起,但是自己只是个外人,这就很难受了。难道要因为自己一个外人保护者的想法,让她违背自己的意愿吗?

    想了又想,司明宇都没决定要不要开口。然而刘欣已经很快解决了自家的保镖,让他们留在了公司里面,看了一眼司明宇,迈步向公司外面走去。

    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司明宇只能跟在了刘欣的身后,走出了公司。结果不知道是因为刘欣越走越快,还是司明宇越走越慢,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远。

    刘欣看着身边的人群,停在了街头,回过了头。

    司明宇看到她停在了前面,愣了一下,还是继续向前走,走到了刘欣的身边,问道:“有事吗?”

    刘欣摇摇头:“有点累了。”

    我该说什么?司明宇的脑子混乱了一番,开口说道:“累了,就慢点走。”

    刘欣笑了:“好啊,不如我们一起走。”

    司明宇的脑子又混乱了一番,居然用了疑问句:“不用了吧?”

    刘欣脸上的表情瞬间尴尬了,司明宇也发现自己说了些什么鬼话,赶紧改口:“好。”

    刘欣这才恢复了原来的表情,迈开脚步继续往前走,而且走的很慢。司明宇长得高腿也长,她这个速度往前走,结果他刻意放慢了速度,再放慢了速度,还是很辛苦。

    就这么走了好久,刘欣似乎很开心的样子,一直以来脸上的总裁扑克脸也消失了,就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年女性。阳光照在她的脸上,包养良好的皮肤毫无修饰,还带着一丝的疲惫和病态。

    从公司走到了广场,坐了一会儿之后,两个人又走到了另一条街上,随后又到了河边。司明宇不知道刘欣到底想去哪,也不知道她想去干嘛,自己也只是一个跟在后面保护的人,也不好开口问。

    “你知道吗?当初那天晚上的时候,我是想带你走的。”坐在河边的长椅上,刘欣轻轻地开口。

    站在长椅后面的司明宇听到这句话,似乎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看着河面,没有开口,而刘欣则继续自顾自地说着,就好像自言自语一眼,讲述着当初那个晚上发生过的事情。

    “家族对我说,我就要到了结婚的年纪,上面有意思要把我送给其他的家族做联姻的工具。一般来说,这样的联姻都需要一场酒会,让男女双方见过面之后,其实女方也没有任何可以拒绝的理由。”

    “当然,如果联姻的双方男女,都表现出联姻的愿望,两方家族的关系就会更加的稳固和谐。所以,一般这个时候,一般都由具有联姻**的家族成员,表现出自己的意愿。”

    “而家族给我安排的第一个目标,就是你。”刘欣回头看着司明宇,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仿佛不是在说自己的事情一样,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东海长山机甲驻军总司令,军委巨头之一,年轻有为,没有背景,是帝都所有世家都想要拉拢的高级军/事/官/员。刘家为我挑选的第一个目标,就是你。至少他们是这样和我说的。”

    “我喜欢军人,我的父亲也是军人。自从父亲战死之后,本来就作为分家的成员,我的地位越来越低。家族的命令不能违抗,为了不会失败之后将来被家族安排给其他世家的少爷,我不想放过这个机会。”

    “所以我穿上了家族为我准备的衣服,在家族的安排下,在魏京昌的帮助下,接近了你。按照他们安排的剧本,说着半真半假的话。其实我很开心,因为我看得出来,在那一刻,你是有真的动心了。”

    “如果说我这辈子最成功的瞬间,大概就是那个时候吧。”说到这里,刘欣的脸上有些落寞。

    “然而事情变得很快,家族的人给我了两杯酒,让我给你喝下去。我只是一个家族的边缘子弟,从小又从来都没有什么主见,那天晚上事情又发展得那么顺利,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

    “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我翻来覆去睡不着。其实我那个时候已经察觉到了,家族很可能并不是要让我和你联谊,而是想要对你做些什么。我翻来覆去睡不着,想出去走走,结果就听到了家族的人在另一间会客室里面谈话。”

    “他们说,已经安排了一个当红的明星,去你的房间,只等你的药效发作。我听到之后,赶紧到了你的房间,想要把你从酒店里带出去。然后的事情,你就都已经知道了。”

    刘欣说的很平淡,司明宇听到的时候后也已经很平淡。

    这么多年过去,在他们两个人的心里,这件事情其实已经淡了很多,就算他们之后为了这样的事情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做出了什么样的忏悔,甚至刘欣至今都未再嫁。

    但是这些付出之后,当初的原因反而变得不再重要了。

    他们两个就像是两个多年的老朋友一样,坐在河边的长椅上,晒着太阳,吹着风,说着当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当成是打发时间的消遣。

    看到司明宇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刘欣的一丝担忧才彻底消散开来,心情变得格外的舒爽,仿佛这辈子就已经没有悔恨了,仿佛就算下一刻死去,她都不会有任何的失望。

    两个人在河边呆了很久,司明宇没有说话,刘欣后来也没有说话,沉默的气氛反而显得很和谐,与之前的尴尬气氛完全不同。说到底,司明宇对于当年的事情,也不是一点都没有怀疑。

    时隔多年,他没有去找过,没有去问过。但是今天突然得到了当年的答案,他知道了那个自己曾经带有好感的女孩,一直都没做错过,一切的纠结和矛盾,都不需要再理会了,他终于看到了眼前的河面,很宽。

    夜晚渐渐接近,秋末的天气也开始转凉,刘欣紧了紧外套,从长椅上站起来,回过头才发现司明宇一直站在身后,抱歉地笑笑,问道:“累吗?”

    司明宇摇摇头。

    “安小姐说,我想去什么地方,见什么人,吃什么东西,这趁着这两天还有时间吗?”

    司明宇又点点头,似乎不会说话了。

    反映了一会儿,他才知道刘欣要说的是要自己跟她去什么地方,减什么人,吃些什么东西,于是摸了摸鼻子问道:“你想去哪?我陪你去。”

    刘欣笑得很开心,夕阳照在她的脸上,映出一道柔和的轮廓,她说:“这么多年,我一直想去看看,你住在什么地方,见一见你的女儿,然后,在你们家里吃一顿饭。”

    看着司明宇有些惊讶的表情,刘欣就像变回了当年那个胆怯懦弱的小女孩,再不复集团掌门人的气质,小心地问道:“可以吗?”

    司明宇觉得今天的事情都太超出自己的接受能力,他只能顺势而为,磕磕巴巴地说:“可……可以吧……”

    司明宇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带着刘欣上了车,又怎么跟她一起回了自己的家,甚至连都忘了自己手里还有终端,还伸手摁了自己家的门铃,就在刘欣被逗笑的时候,让拎着一篮子酒回来的陆宇琪逮了个正着。

    陆宇琪给安小语打电话的时候,安小语都有些没反应过来。

    这么快就带回家了?这进展有够快的啊……看来已经不需要什么煽风点火了。

    “喂,姑娘,你玫瑰花还定不定了?”花店老板在一边问道。

    陆宇琪透过电话听到了老板的话,一脸懵逼:“小语,你要买玫瑰花干什么?”

    安小语随便应付了她两句,直接挂掉了电话对老板说:“不定了,没用了。”

    看见安小语要走,老板着急了,追出去对着安小语说:“姑娘,你再想想啊,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值得拥有啊!”

    安小语现在要去执行下一步计划,都没空理他,结果老板还不死心,对着她的背影直喊:“吵架了没关系啊,把花送过去,马上什么问题都没有了呀!听大叔一句劝,和男朋友好好谈谈啊!”

    然而安小语已经消失在了街角,趁着渐浓的夜色来到了城市的角落,来到了楼顶上面,向着逸蓝别墅区赶过去。

    而现在在别墅里面,司兰依已经跟司明宇一样,感觉这些事情发展太快她已经快要接受不了了。

    多少年了,他们父女俩都是两个人孤孤单单地生活到了现在。虽然长大之后,司兰依也曾经假装乖巧,假装理解,去试探司明宇,要不要找一个老婆,构成一个三口之家。

    但是每次司明宇都说不想,说两个人挺好的,她的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在她的心中,这个家就是他们两个人的,任何一个人插进来,都会让让她不舒服。除了司明宇,她没有任何的东西,她将这个两口之家当成是自己今生的宝藏,任何人都不能夺走。

    可她也明白,如果司明宇真的想要结婚,自己也没有理由拒绝,当然还要祝福。好在司明宇一直都没有这样的想法,到了今天,司兰依其实已经很放心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司明宇突然带了一个大美女回家,而且还介绍得语焉不详,关系看起来也不清不楚,大美女对她温柔得异常。

    司兰依的眼睛都不知道往哪看了,带着可怜无助的眼神,切着一根胡萝卜,司兰依内心乱乱的。

    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