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玄幻小说 > 瘟疫医生 > 《瘟疫医生》正文卷 第六百一十二章 罗夏墨迹测验
    罗夏墨迹测验是人格测验方法中著名的一种,也是少有的投射性人格测验。

    被试者通过接受一定的媒介,比如不规则的线条、模糊的图片、不完整的句子或故事,被试或是要说出想象、或是要补全句子和故事,无拘束地释放自己的内心,显露出人格特征,这就是投射法。

    而罗夏墨迹测验由10张精心设计的墨迹图构成,测验图片以规定次序出现在被试者面前。

    1、4、5、6、7这五张是黑白图片,墨迹深浅不一;2、3这两张主体为黑白,再加了些红色细节;8、9、10这最后三张是彩色图片。全部十张图片皆为对称图形,而且没有意义,但有很多能激发人联想的特征。

    罗夏墨迹测验的可靠性、有效性是有争议的,只是几乎所有的心理测验都有着争议。

    这时候,顾俊坐在这个空旷的评审室中间的被试椅上,看着旁边不远的投影屏幕中出现了第一张墨迹图。

    “顾队长,你看这张图片像是什么?”评审桌后的一位评审员翟明晖问道,旁边其他的四位评审员都在作着纪录。

    在顾俊刚到这里的时候,他们有过简单的自我介绍,态度都十分平和,像是不带任何立场。

    这个罗夏墨迹测验不是顾俊今天做的第一个测验,关于他的人格,之前已经做了一些问卷法测验了。他们问什么,顾俊就答什么,他没有掩饰,也不加隐藏,因为他自己也想知道答案。

    其实这整个过程,也是同时在做着心理评估吧,观察法也好,会谈法也好,这些评审员都在观察他的精神状态。

    如果自己没疯,那就不要装疯,如果自己疯了,那趁早接受治疗。

    顾俊就是怀着这样的心态,虽然心底有躁乱在翻动,但是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在好好配合。

    此时眼前的这张黑白墨迹图,让他有点意外,不过随即就有所明白,这张墨迹图是他熟知的罗夏墨迹测验的第一张图片,不是为他重新设计的一套图片,甚至不是天机局内部评审时常规使用的。

    这不是说明他们对这次测验不重视,恰恰相反,他们要从最基础的开始测验,什么都不放过,能测更多就测更多。

    “蝙蝠。”顾俊说道,这张墨迹图确实让他第一眼联想起了蝙蝠。

    蝙蝠、蝴蝶、飞蛾,是罗夏墨迹被试者们对这张图的前三位热门反应。

    顾俊不是第一次做罗夏墨迹测验了,自己早就有深入研究过,对这一套测验机制非常熟悉,他甚至知道自己这么答会得到怎么样的评分,怎么答又能让自己看上去是个心态健康的正常人。

    被试反应的速度就能显示很多,反应过快可能有焦虑、躁狂等问题,反应过慢则可能有抑郁、低落的问题。

    一般正常人对全部10张图片会作出17—27个回答,回答总数多但质量差就是躁狂那方面,回答总数少但质量高是抑郁那方面,总数多质量也高多为内向者,总数少质量差可能脑部有问题,或者智力低下……动物少是灵敏,动物过多是刻板,动物在20-35%是心境开朗,占50-75%则心境压抑……

    尽管有着诸多争议,但罗夏墨迹测验有自己的科学逻辑,有严密复杂的计算方式。

    典型的就是当被试者看什么几乎都是尸体、解剖部位图谱、死亡,这个人的心情不会高涨到哪里去。

    “还有吗?”翟明晖问道,“你还想到了什么吗?”

    评审员们都在细细地看着顾俊,测验不只是在于他回答什么,还在于他怎么回答,包括时间——每张图片从出现到开始第一个反应所需的时间、各反应之间较长的停顿时间、对每张图片反应总共所需的时间;以及他的表情、附带动作和其它重要行为等,都是他的一种显露。

    所以就算顾俊十分熟悉这一套,他的那些细微行为还是值得评审员们去把握。

    另外,尽管有超过50%的被试者对第一张墨迹图的回答是蝙蝠,但同样是蝙蝠,有人会说是“飞着的蝙蝠”,有人则会说是“死去的蝙蝠尸体”,这又会反应出不同的心境。

    顾俊看着那张图片,心里却忽然想,如果是由吴时雨来做这种测验,一张图片她能通感出一百万个反应吧。

    而他现在这么目不转睛地看着,感受着那些细节,眼前像有什么在浮动、隐现……

    “阿努比斯。”他如实说道,“两边各一个。”

    阿努比斯,anubis,?νouβi?,古埃及神话里的死神,以胡狼头、人身的形象出现在法老的壁画中。也是流行文化中很常见的所谓“狗头人”。人们向它祷告,祈求它保护坟墓,保护木乃伊,保护亡者。

    人体、动物——包括神话的、虚拟的、真实的概念或身体局部,符号、文字、数字、植物等等,都是被试会有的回答。但是神话不多见,而且是阿努比斯。

    古埃及,死神。

    奈亚拉托提普,阿佩普,混沌,黑暗,破坏……

    连顾俊自己,都意识得到自己现在的精神状态、人格特征偏向哪一边。

    五位评审员仍是平静地纪录着,而顾俊还在看着,眼前的景象似有变幻,又道:“面具。”

    当说出面具这个词,他心底的躁乱更重,一千张面孔,一千个面具……

    戴着面具不坏,戴着面具不坏吗……自己现在,有戴着面具吗……

    蝙蝠,阿努比斯,面具,不断在眼前翻涌、交替,顾俊已经看不出别的了,就摇摇头:“没了。”

    “顾队长,那么请你告诉我们,这张图片是哪些部分分别让你联想到了这三样事物。”翟明晖又说道。

    墨迹图的局部有不同的形态、浓淡、色彩等,是哪里引发的联想?这就是所谓的决定因子。

    “都是……整体。”顾俊沉吟道,“没有什么分割,三样事物都是从图片整体看出来的。应该,阿努比斯……是从图片上面两边首先引起的联想吧,像阿努比斯的嘴巴侧面。”

    评审员们又作纪录,翟明晖再问道:“你看到左右各一个阿努比斯,这张图片的左右两半的局部细节是不同的,你是否认为那两个阿努比斯,有什么分别?”

    罗夏墨迹测验的自由反应阶段要避免一切诱导性的提问,但在提问阶段,评审者可以用一些问题去挖掘被试者隐藏的想法。而且就这个问题而言,图片两边的不同是客观事实,图中的两个阿努比斯有着某种分别也是客观事实。

    顾俊继续望着投影屏幕,图片是对称的,但右边一半有些斑驳的墨迹更深,还多了几个显眼的黑点……

    他越看,心底的躁乱越要涌上心头。

    那些黑白的墨迹,好像正在化开,搅动起来,成了混沌……。

    “一个是真的,另一个是假的,另一个是……奈亚拉托提普。”

    顾俊说道,看了看前面那些评审员,所有人都变得模糊,包括他自己,“但是,我不确定哪个是真,哪个是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