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科幻小说 > 娇妻重生,双面总裁别太狂 > 第029章 亲眼看到的
    “没事的。”

    云馨扬看着秦若兮,轻声应了句。

    “云小姐,我是秦家的远方表亲,若歌小姐方才让我把醒酒汤茶端给宁少爷,可是我对这里不熟,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你能帮我一下吗?”

    “你是若歌小姐的姐姐,应该会帮我的对吧?”

    秦若兮面露沮丧,“我知道我这样不太礼貌,可是云小姐,这里我没有一个认识的人,我们又都是秦家的亲戚,所以我想找你帮忙......”

    女孩喋喋不休的说了一大堆,想让自己的理由更合理一点。

    “好吧,在哪个房间?”

    云馨扬揉了揉太阳穴,看着秦若兮为难的表情应了下来。

    听到云馨扬答应,女孩喜上眉梢,将手中的醒酒茶递给云馨扬,又将门牌号报给云馨扬,并再三表示感谢。

    云馨扬接过醒酒茶,摇晃着朝楼上走去。

    看着云馨扬的身影消失在眼前,秦若兮这才放下心来,按照事先准备的,等会她只需要跑上去捉奸,大喊引起围观,楼下的记者听到声音就会跑上来拍下惊喜的一幕。

    明天的新闻里就是出现秦家养女的丑闻。

    而她只需要再耐心等待几分钟的时间,就会获得秦若歌的信任。

    秦若兮看着手表,心里洋洋得意。

    五楼拐角,云馨扬看着手中的醒酒茶,想起方才聂七猥琐的模样,只觉得胃里犯恶心。

    故技重施,想让自己在宴会上出丑,从此只会让人觉得秦家养女水性杨花没有教养,而在对比下秦若歌大方得体,大家闺秀。

    云馨扬冷哼一声,将醒酒茶扔进垃圾桶。转身离开。

    秦若兮看了眼手表,算算时间现在只怕云馨扬和聂七赤身裸体的滚在一起,她站起身来,往楼上走去。

    站在房门口,她将耳朵贴在门上,想听听里面的动静。可是里面太过安静,不知道是隔音太好的原因亦或者是其他的原因。

    秦若兮站在门口,内心有些着急。

    她回顾了整个过程,自信自己没有出任何的差错。

    她轻轻的敲了敲门,没有任何的回应。

    秦若兮一把推开门,“啊!你们怎么会这样!”

    尖叫声响彻而起,身后便有人闻声赶了过来。

    身后的人都争先恐后的往里面瞧,提前安排好的记者将摄像机对准里面一顿猛拍,生怕错过了什么。

    秦若兮的声音很大,再加之提前安排的人,此刻,楼上的状况引起不小的轰动,大家都争先恐后的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喧闹只是一时的。

    “秦小姐,这......”

    推开门便只看到刚洗完澡的聂七裹着浴袍哼着小曲,一脸震惊的站在门口,对外面的状况,一点都不清楚,看着闪光灯,再看看秦若兮的架势。

    聂七立马明白了过来。

    之前他们合计的时候并没有这一项啊。

    他是被秦若兮算计了。

    “这什么......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这对女人的声誉影响有多大。”

    秦若兮抢过话头,她低垂着头,震惊的模样带着痛惜,她着急与撇清关系,将云馨扬的名声搞臭。

    她抬头便看到裹着浴巾的聂七,心里更为笃定。

    身后的人看着聂少爷一头雾水,秦若兮的话让他们脑海里有了画面感。

    摄影机更是对准了身后的聂七,闪光灯在不断的照耀着。聂七光着膀子,没有丝毫的慌乱,看着秦若兮,身子一挡在门口。

    立马有人抓住了这个动作,只当是聂七在为房间里的人作掩护。

    “聂少,请问你是在房间里休息吗?”

    “对啊,喝完酒脑袋晕乎乎的,在房间里休息一下有问题吗?”

    “没问题,但是听说秦家的养女云小姐进了这个房间。请问聂少作何解释?”

    事先安排的记者,按照约定的话将云馨扬抬了出来。

    身后一片唏嘘声,今天是秦家小姐和宁少爷的订婚宴,而秦家养女和z市人尽皆知的风流人物混在一起,更是听闻秦家养女几度纠缠宁少。

    而今天,陪同苏少出席,却和聂少睡在一起。

    如此可见,云馨扬是一个,没有教养,私生活十分混乱的狐狸媚子。

    更有人拿起手机对这门口进行拍摄,准备将视频放在微博上,说不定还能抢个头条。

    “哦?云小姐?没有啊,我一个人在休息。”

    聂七一脸惊讶的看着记者,他仰着头,很是迷茫的样子。

    听着聂七的话,秦若兮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没想到现在这个时候,聂七居然还维护起云馨扬了,是对自己没有事先告知的不爽,亦或者视对云馨扬怜香惜玉了?

    “怎么可能,我刚才想上楼休息的时候,亲眼看到云小姐进了这个房间的,随后听到房间里传出声音来,我担心云小姐喝醉,放不下心来就敲门看看,却没有想到在这里看到了聂少。”

    秦若兮从地上起来,站在一边,给摄影机留足视线,缓慢的解释着事情的来龙去脉。

    而她只是出于关心云小姐,‘不小心’听到了些什么。

    一听秦若兮的话,众人更是怀疑聂七,再加上聂七的风流名声在外,对此已经信了七八分。

    果然,记者在听完秦若兮的话,问道,“既然这位小姐亲自看到了,聂少对此又作何解释呢?”

    聂七唇角勾起,似笑非笑的看着秦若兮,“至于秦小姐所说的,我确实不知情。我只是身体不舒服想要休息。”

    聂七一再坚持自己只是一个人,否认了秦若兮说云馨扬的存在。

    聂七越是这样说,秦若兮越是觉得聂七是在掩饰,帮助云馨扬赢得藏用的时间。

    “可是我亲眼看到的呀,难道是我看错了?”

    秦若兮摇晃着脑袋,纯真朴实的脸上出现了丝丝疑惑,像是不确定,又像是在怀疑这什么。

    对比两者的表现,众人觉得还是秦若兮说话的可信度大一点。

    “那不知道能不能打扰一下聂少的休息,我们可否进去看看就知道是不是有云小姐了?”

    记者接受到秦若兮催促的眼神,立马会意。

    此话一出,身后的人立马附和道。“对啊,看看不就知道了。”

    “莫不是聂少不敢让我们进去看看吧?”

    “屋里藏了女人,肯定不想给你看的。”

    “啧啧,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货色,一定差不了吧?”

    ......

    不乏有和聂少一样的纨绔子弟从房间里跑出来凑热闹,一听有女人,两眼放光,流露出猥琐的笑意。听着这几个人的说话,众人大笑。

    他们虽然心里这么想,却不敢说出来。

    如今见有人敢说出来,立马起哄。

    “就是,就看看呗,让我们也一睹聂少的风采,顺便饱饱眼福。”

    秦若兮听着声音,心里很是得意,她面上怯生生的看着聂七,俨然是一个胆小怕事的姑娘,让众人觉得不过是个怕惹到聂七的小姑娘。

    聂七无奈的看着众人,又不经意看了一眼身后,沉思了一会,作出妥协。

    “进去可以,若是我的房间没有所说的姑娘,那是不是得赔我一个女人的,这位秦小姐是否愿意?”

    聂七混迹花天酒地,向来只有别人吃亏的份,没想到今天居然被别人给算计了。敢算计到他的身上,那他一定要加倍的还回来。

    “这......”

    记者不知所措的看了一眼秦若兮。

    “我......我真的看见了,聂少何必为难我呢?大家就当我记错了好了。”

    秦若兮脸上带着丝丝可怜,眼眶泛红,像是随时都能哭出来,楚楚可怜的姿态。

    “哈哈哈,聂少今天是想买一送一啊。”

    “干嘛为难人家小姑娘。”

    “真是太欺负人了!”

    ......

    立马有人表示看不过眼。

    “这是按照大家的要求来办事,那得符合我聂七的要求不是吗?若是觉得过分了,大可不进去看不就可以了吗?”

    面对众人的不满,聂七露出一抹邪魅的笑意,看着秦若兮。

    “既然这样,那我就休息了。”

    说罢,一拉门把手,作势就要关门。

    秦若兮见状,慌忙上前一步,阻止聂七的行动。要是就这样算了,她不甘心。她原先听了秦若歌的建议,只知道这聂七是个色胚子,不会决绝送上门的女人,却没想到聂七居然是这么无耻的色胚子。

    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

    “我就是看见了!”秦若兮双手绞在一起,指头泛红,看着聂七的表情带着一股倔强。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一般,看着聂七,紧咬嘴唇,半晌才出声。

    “云小姐一定在里面,我亲眼看到的。”

    “既然这位小姐这么确定,不如就答应了聂少的要求呗。”

    有人看热闹不嫌事大。

    见秦若兮的装扮土里土气,不像是大家闺秀,说话更是肆无忌惮了起来。

    “就是,你就答应呗。”

    “秦小姐,你要是不答应,我可就要休息了。你擅自打扰别人的休息,我应该怎么追究你的责任呢?更何况你坏了别人的好事,实在不太道德。”

    聂七裹着浴袍,本就容易引起误解。他说话带着一股痞气,眸光从秦若兮的胸前扫过,一点不掩饰眼底的贪婪。

    “你......好,要是里面有云小姐,我要求你给我道歉!”

    秦若兮愤愤的指着聂七,像是受到了极大的羞辱一般,胸前一抖一抖,脸色通红。

    “可以。”

    聂七丝毫不在意,他侧身让出位置来,身后的人立马蜂拥而上,摄像机更是占了先机,急急忙忙的进了屋,仔细的对准各个角落,生怕自己有疏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