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科幻小说 > 逍遥黎仙混都市 > 第二十四章 好好做一做买卖
    “特么!什么鬼,这还是不是人?”

    刀疤强的那些马仔,被莫不为的表现惊得是瞠目结舌。

    之前,被莫不为扇飞的那家伙距离叶小童,差不多有十五米远。莫不为距离叶小童是他的三倍,估计不到五十米样子。

    那个倒霉家伙启动脚步在先,莫不为启动脚步在后,莫不为是看到那家伙想对叶小童不利才有所行动的。不过他的动作真是太快了,众人还没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一道残影在电光火石间就拦截住了那个倒霉鬼,直接被莫不为出手将人扇飞,也就是两三个呼吸的时间。

    一个大活人,根本也没看到人家怎么用力,随手一挥就被扇飞到十米开外,这该有多大的力气?

    再说这家伙也不普通,也是出尘后期的修炼者,在这些马仔们中间也算比较能打了,结果输得这么惨,他们能瞠目结舌吗?

    刀疤强事先知道了外面发生的,多多少少有些心里准备,不过还是被眼前所发生的一切给震撼了一下。

    其他人就不一样了,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阵势,这也太强了一些,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大侠?

    “朋友,你不觉得做的有点过了吗?”

    刀疤强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在江源虽然算不上什么大人物,毕竟也有那么一号,还不至于被吓得六神无主,连大气都不敢吭一声。

    “过了吗?”莫不为满脸的不以为然。

    “对,过你妹的大头鬼,姑奶奶还被你们绑着呢!”

    现在,那边的叶小童的底气更足了,对着刀疤强等人横眉立目。像这种狐假虎威的事情,对叶小童来说也是驾熟就轻,发挥起来一点都不打折扣。

    “那也是你有错在先,那五十万的欠条可是你自己写的,白纸黑字,那可是铁证!”

    刀疤强也没有输场子,说话也很有底气。

    “特么,你还有脸提那五十万,要不是你的手下耍奸使诈出老千,我能输那么多吗?即便输了,我才借你们三十万,这还不到一天的时间,就涨到五十万了?你们也太特么坑人了!”

    叶小童的说话方式一点都没改,还是那种满嘴脏话小混混口气。

    “三十万那是本金,多出二十万是利息,要不我的这一大帮兄弟吃什么?我们干的就是这一行,我们有我们规矩。”

    日,这特么比抢银行来利多了。三十万本金,不到一天利息就二十万,你特么太会做买卖了。那好吧,我也跟你做一笔买卖,看看你能还的起还是还不起?莫不为心里顿时有了主意。

    “哦,原来是这样呀。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

    刀疤强一听莫不为这话,心里立马一阵轻松。哦,有门儿,只要能讲道理就好。看来刀疤强也惧怕一些难缠的主儿,此时他最害怕的就是莫不为软硬不吃,给他胡搅蛮缠了。

    不过,他也不想一想?他刀疤强多会儿同普通人讲过道理?那些跪在他面前苦苦求饶的人,哪一个不是被他逼的家破人亡,他才肯罢手?

    真是风水轮流转,没想到他刀疤强也有盼着别人讲道理的时候?不过,这道理还能讲的通吗?

    “好吧,叶小童借你三十万,利息二十万,她签了字白纸黑字成了事实,这五十万我还你。”

    刀疤强心里都乐开了花,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哈哈,几句话就把麻烦解决了,刚才他还准备真刀实枪地干个大的,这会儿画风咋就转变的这么快?是不是这个幸福来得有点太突然,真有点不适应!

    “等等,你也别高兴的太早,欠你的五十万,我还你了事情也就算了结了。你扣了我的人,还打了她这笔账该怎么算?”

    “那好说,人我这就放,早知道莫先生如此慷慨,这误会也不会发生。”

    刀疤强居然挤出了个笑脸,一番礼贤下士模样来到叶小童面前,亲手给叶小童松了绑。

    “叶小姐,对不住了,这都是误会,误会!这种事情,今后再也不会发生了,我代表普天娱乐城向你道歉。”

    叶小童朝他翻了几个白眼根本没搭理他,活动了一下有些麻木胳膊腿儿,站到了莫不为的身后。

    按常理说,刀疤强能做到这一步,也够不容易了。

    平时都是他高调欺负别人,今天当面给叶小童道乐歉,在他的那些马仔们眼里也是头一遭。很显然,他在心里十分的顾及莫不为,不想再节外生枝才故意放低了姿态。

    要是换做其他人,也许就会这样罢手,必定这里是刀疤强地盘,人家还有二十几个出尘后期境界的小弟助阵,知道见好就收才是聪明人的做派。

    可莫不为是个永远不肯吃亏的主儿,谁让你惹上老子呢?老子今天心情不好,就吃定你了,你还能怎么样?

    你刀疤强不是喜欢做买卖吗?那好吧,咱们就好好的做一做买卖。看是你刀疤强厉害,还是我莫不为能笑道最后?

    “那然后呢?”

    刀疤强的意思是人都我都给放了,那五十万什时候还?

    “什么然后?没有然后了。”

    莫不为一脸憨厚装糊涂。

    “莫先生,那五十万什么时候兑现?”

    刀疤强无奈,只好把话挑明。

    莫不为不慌不忙。

    “叶小童借你三十万,我还你五十万,其中有二十万利息,还白纸黑字有凭有据,这规矩是你定的。你扣了我的人,又打了我的人,收多少利息,这回该按我的规矩办了吧。”

    刀疤强一听这话,心里立马就凉了半截,特么!原来在这里等着呢,这是要闹事情的节奏。我特么,我还是先忍一忍吧,小不忍则乱大谋。

    “莫先生,我的兄弟你也教训了不少,叶小姐也没有遭太大的罪,这件事情还不能扯平吗?”

    “能扯平吗?那是你的规矩,现在是我的规矩,利息该有我说了算。”

    嘭嘭,距离莫不为最近的两个人,直接倒飞出去,结果也是倒地不起,直接晕菜。

    “莫先生,你……”

    “你什么你?风水轮流转,规矩我说了算。”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又有八名大汉变成了莫不为的沙包,结果也是前面的一样,都晕死过去失去了战斗力。

    这一下,刀疤强有些慌了,人家这是奔着砸场子来的,这才多大点工夫?几乎就是眨眼间的事情,十个兄弟就被莫不为废了。这样下去,自己这些人也不够人家划拉几下子的,迟早都会轮到自己。特么,这还怎么打?

    到这里,刀疤强也有些自乱方寸,一看事情不对头赶紧掏出手机打了一通电话,准备搬救兵过来。

    至于他想要般的救兵是谁?莫不为才懒得管,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是莫不为,我怕谁?

    跟刀疤强预料到一样,他余下那些兄弟一拥而上去,也没在莫不为的面前坚持几分钟。没办法,实力悬殊太大,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莫不为对服他们,就像砍瓜切菜那么简单,不一会儿就都被撂倒失去了战斗力。

    相比刀疤强的一脸苦瓜相,叶小童却是兴高采烈,在一边拍手叫好,大呼过瘾。

    偶尔,还使出自己绝学,夺命绝户腿,往几个大汗裤裆里招呼,给他们再补上一刀,干这种落井下石的事情,她叶小童同样一点都不含糊。

    成了孤家寡人的刀疤强,眼看着满地倒地不起小弟们,一时间没了主意·,有些手足无措。

    刀疤强现在有点左右为难,他不过才是脱俗初期境界,看这情况上去也是白给,他还是逞一时之英雄硬着头皮上呀,还是干脆认怂跪地求饶,刀疤强一时真就犯了难。

    正在刀疤强犹豫不决之时,呼啦啦,从外面闯进来四五十号人。

    这些人个个身体健壮,剃着光头,穿着黑色裤衩背心,手里还都拎着钢管木棒之类的家伙,活像凶神恶煞般的存在。为首之人不是旁人,正是青龙会的老大龙武。

    刀疤强看到这些人后可激动坏了,眼泪哗哗的直往外冒。

    他今天被莫不为欺负惨了,自出道从来没有这么被人欺负过,刚才刀疤强打电话想请的救兵就是龙武,他也没想到龙武会这么给他面子,亲自带人过来,他被激动得热泪盈眶。

    当年龙武初到江源的时候,也遭了不少罪,曾经得到过刀疤强的恩惠。

    当时也是龙武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候,为了躲避黎教族人走投无路才来的江源。这种情况,往往是一个人人生中最脆弱时候,刀疤强的一点帮助,对龙武来说那比金子还珍贵,所以龙武对此念念不忘,一直把刀疤强看作曾经的恩人。

    后来,龙武通过自己的努力发达了,爬上了青龙会老大的位置,也给了刀疤强不少的恩惠,也算是报了当初的恩。刀疤强有龙武这个大靠山,在江源黑道混的也风生水起,过得非常滋润。

    搁在平常,这种江湖救急的事情,根本用不着龙武亲自出马,随便派一个兄弟带人过来就行了。他的手下兵多将广,四条龙、八只虎、十二匹狼,哪一个不是黑道上响当当角色?

    主要是几天前莫不为去砸场子,把青龙实业大厦搅了一个底朝天。龙武也被莫不为收拾得大气都不敢出,居然还跪地求饶,当时还有那么多兄弟在当场,龙武也觉得太特么没面子了。

    可是也实属无奈,他自己被莫不为在肚子种了噬魂豆,只要莫不为念动咒语,那玩意儿就会在他肚子里生根发芽,到时候生不如死,人在屋檐下,哪有不低头的道理,他龙武只有认了,听从莫不为摆布。

    正是因为这些,龙武今天亲自出马,也是想出来找找场子,想找个人打压收拾一番,重新树立自己的威风,扫一扫多日来的晦气。

    当龙武彻底看清砸刀疤强场子的人是谁时,顿时在心里骂开了娘:“特么!怎么是个地方都有莫不为这小子?我特么怎么就这么倒霉?”

    刀疤强刚想迎上了,想向龙武说几句感谢的话,结果没等他过去,就见龙武一个箭步就蹿到了他的面前。

    刀疤强心里还纳闷呢,今天是怎么了,龙武咋就这么给自己面子?亲自带人过来帮忙也就算了,居然还这么客气抢着跟自己打招呼,怪不得人家能当上青龙会的龙头老大,瞧人家这胸襟真不是一般宽广!

    “啪啪!”

    刀疤强正在心里感慨,结果糊里糊涂地就被龙武抽了两个大嘴巴,这两耳刮子力道还不小,顿时刀疤强的两个脸蛋子肿成紫茄子。

    “混蛋,敢惹我们小祭天,你特么长了几个脑袋,还想不想在江源混了?”

    此时,刀疤强的心里要多憋屈有多憋屈,想死的心都有,今天都特么成了垫脚石了谁爱踩谁踩,我特么咋就这么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