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科幻小说 > 董永 > 第二十九章 葬于祖坟
    再说,董永背着小枝匆匆往家走,他走得浑身是汗,又不时安慰着小枝。小枝好像是在他背上睡着了,不再回应一句话。董永刚拐上回家的小路,就听到对面有哭声,隐隐约约,随风而来。他想着,也不知又是哪家人糟了难,心里就不好受,更是加快了脚步。爹爹在家不知多着急呢,他恨不得一步迈回家里。这时,就看对面有模糊的人影急匆匆的走过来,越发近了,才认出是爹和张吉叔。“爹!”董永喊了声,跑上前去。

    看到董永,董武先是呆了,继而悲声起,“儿啊,你这是去哪里了啊,是不是被官兵抓了呢?”董永来不及解释,又叫了声张吉叔,三个人拥在了一块儿,又哭又笑的。“好、好、好,没事儿就好,没事儿就好,”董武拭着泪,欢喜不已。

    刚才,可把董武吓坏了,在集上就看到有抓丁的官兵,吓得他和张吉背着猪仔躲进了汉家河里才逃过一劫。回头看,集上那个乱哟,哭天喊地的,到处都是逃跑的人。两人跌跌撞撞,涉水过河,幸运的是,买得猪仔也没丢了,都很心欢。好不容易逃回家,还没缓一口气,董武就去问董永哪去了。快要临盆的张吉媳妇说和小枝一块儿捞水草去了。董武就放了心。

    可是,都中午了,饭已经做好很长时间了,董永还没回来。董武可等不及了,就出来寻,张吉也跟他一块出来找,一边找一边大声的喊着。找到河边,发现了捞水草的家什,还有岸边一堆堆的水草。可是,两个孩子不见了,两人就有些急,大声的吆喝着。张吉看到水边有滑倒的痕迹,还以为两个孩子溺水了呢,就哭哭咧咧下谁来摸。董武也下坏了,跟着下了水。

    其实,河水并不深,就大人来说,也就刚到腰间,而且还清澈见底。就是这样,两人也在河里来回的找了好几遍,水流本不急,再说,董武也了解儿子的水性,溺水的可能性不大,之所以下来跟着摸也是一时着急,摸不着,又想着,“是不是得抓丁了呢?”董武哭哭咧咧的和张吉说。因为,他发现这儿离着大路不远,路过的人看得一清二楚。

    董武一句话,惊得张吉张大了嘴吧。很有可能啊,现在,到处都有抓丁的官兵,因为不愿意去,逃跑的,还被射死了很多人。“董、董大哥,你可别吓我,”张吉吓得结结巴巴地说。“要不,他能到哪里去呢,他是个听话的孩子,不可能这么不言语声儿就走了,”董武爬上岸,流着泪说。“那小枝呢,他是女娃儿,不可能也被抓丁了呢?”张吉着急的问。董武无言了,他四处望着,“那他们到哪里去了呢?”

    于是,两个人又顺着河边找,走出了很远,一直找到夕阳西落。沿途碰上几个人都劝着,“很可能被抓丁了,你们也别太着急,抓丁就是当兵,也许会因祸得福,当个大将军啥的回来,那可是荣归故里了。”人家是安慰,在董武听来确是风凉话,也不理人家,对张吉说:“要不,咱去兵营打听一下吧,说不定小枝看永儿被抓了,也跟了去。”张吉点点头,他扶着董武,一路哭哭咧咧的就往兵营寻来了。

    刚走出不久,迎头碰上儿子,董武是悲喜交加,差点晕了过去。张吉接过女儿,抱在怀里。董永背起爹爹,往回走着,轻轻说着原由,刚才自己确实被抓了,正担心那枚金印会带来祸端,没想到抓丁的是朝廷的军队,发现自己是高昌候的孩子,刘大将军对孩子客客气气,还给了赏赐。不过,我没要,冲了军资。

    “永啊,你是说朝廷的军队,复国有望了?”董武惊喜的问。“是呀,爹,复国有望了,要不,孩儿能平安的回来吗?”突然,董武发生大笑起来,“真是苍天有眼啊,王莽的好日子不多了,大汉朝有救了。”“真的啊,咱苦日子快熬到头了,”张吉也高兴起来。

    回到家里,两家合一家,凑在一块儿吃饭庆贺,还拜谢了天地,又喝了一点酒,都觉得是劫后余生,上苍眷顾。要不的话,这是多大的难啊。

    董武的心情很好,他看上去精神矍铄,满眼希望,复国对他来说就是天大的好消息。复国了就能恢复爵位,找回老祖宗的脸面,就是死了也没能面对祖先了。

    还有个好消息,张吉媳妇当晚就产下一个男婴。高兴地张吉啊,跑来好几趟和董武笑说,张家有后了,这是盼了多少年的事儿。于是,他就拿出仅有的三百钱打酒买肉,请族人庆贺。当然,也请了董武父子,把他们当做贵宾。

    董永却高兴不起来,他一直照顾着小枝。因为那天的惊吓,小枝一直没缓过来,时常夜里哭叫,还发起了高烧,不时说胡话,两天来,滴水未进。当父母的当然心疼。可是,生下了小弟弟,也就顾不上她了。

    庆贺那天,家里很忙,窝棚又小,董永就把小枝接到了自家的寒窑里,忙着给她熬药。期间,张吉过来一趟,看到董永在熬药还很激动,又看了一眼女儿,啥也没说就出去了。董永熬好了药,他把小枝扶起来,强喂她几口。小枝迷迷糊糊的醒来,看到董永在给她喂药,她也很听话,一碗药,虽说吐了不少,也算喝了。董永又用凉毛巾给她敷额头,擦手心和脚心。在他的精心照顾下,小枝神智清醒了些。可是,当董永挽起小枝的胳膊给她擦拭时,却发现他胳膊上很多的小红疙瘩,有的已经破了,往外渗着皮液。董永吓坏了,又挽起他的裤腿看,腿上也有零星的红疙瘩。他也顾不得男女授受不亲了,看她的后背,也有不少红疙瘩。尽管,他猜不出这是啥病,却知道绝对不是啥好病。他偷偷地把父亲叫过来小声说着。董武听了大吃一惊,“你是说很像龙缠身?”董永点点头,“爹,孩儿还不能很确定,我想去陈户请教一下李郎中?顺便再抓些药。”“那你快去快回,路上一定小心,世道这么乱,到处都是抓丁的。”说着,在床底下摸索了一阵,摸出一个黑布袋,数了数,里面就几十个钱,一块给了儿子,“我再和你张吉叔说说去。”

    董永一路跑着,路过老槐树也顾不得停下看一眼,李郎中家在陈户的南边,小草房里挤满了看病抓药的人。等了约摸一个时辰才挨上号。董永过去跟李郎中说着。“龙缠身啊,不好治,赶紧处理了,以免传染别人,”李郎中说。“不是,大夫,您看有没有治这病的药?”董永着急的问。“哪里有啥药了,回家后把她隔离了,任何人都不能靠近她,死后一定烧掉。”

    董永听了,心里很难过,只得匆匆回家来。寒窑里一个人也没有,再看一眼小枝,又是昏迷不醒,拭一下额头,又很烫。他不敢想象李郎中说的话,就把家里现有的药都翻出来,自己试着配方子,并再此熬药。药熬好了,张吉端着碗菜,拿着一个窝头过来。看来,他也知道了女儿的病请,看到熬药的董永眼睛红红的,啥也没说,放下碗和窝头,又走到床前看了眼女儿,落了些泪,对董永说:“是她命不好,得了这样的病,神仙也救不得,”说着,他出去了。

    董永熬好了药,冷在一边。见小枝又在说胡话,他赶紧过去,揽起她,喂了她几口水。小枝竟清醒过来,低低地叫了声董永哥,董永答应着,“小枝,该吃点东西了,不吃点东西,喝了药会很难受的。”小枝点点头,董永就掰块窝头,沾了沾菜汤,放在嘴里嚼着,又轻轻喂到小枝嘴里。小枝勉强吃了三口,就摇头不想吃了。董永又劝着她把药喝下去。这次,他的药量很猛,他知道,要是不快点降下温了,小枝有可能随时死去。

    就是这样,小枝也没熬到天明,鸡叫三遍的时候,在四个人的目光里,小枝走了,走得很安详,临走还冲董永笑了笑。董永哭得一塌糊涂。小枝娘心到很大,把女儿一身干净的衣服拿出来,亲自给闺女换上了,就和张吉说:“找个地方把闺女打发走吧,”说着,呜呜的哭起来。

    张吉忍不住哭出声来,想把女儿抱出去。董武忙说:“按照婚俗,小枝该是董家的媳妇了,寿终就该进董家的祖坟,她的后事,让董家来操办吧。”一句话,说得张吉两口子眼泪汪汪的,这是最好的结果了,女儿死了也就有个归宿了,不至于成为孤魂野鬼,在阴间受欺凌。

    虽说,董家没大操大办丧事,也是按照习俗入殓,三日后,让小枝入土为安。她的坟茔就在董永娘坟的一边。小枝下葬,没有外人来帮忙。这些日子,村里人躲得躲,藏的藏,谁家还顾得上这些。在小枝的坟上,张吉对董武说:“我要告诉我的后人,永远记住董家的大恩,侍奉董家的家庙,把董家祠堂当成张家祠堂祭奠,代代相传,直至张家断了香火……”

    去年,有幸去董家采风,听村里人介绍,直到如今,就有张姓人家一直义务照看着董永祠,每当祭奠日都去祭奠。如今的张家是不是张吉的后人,我说不清。但是,张姓人家一直照顾着董永祠,这是董家村人都知道的,不管是啥原因,这种崇孝精神是值得称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