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科幻小说 > 董永 > 第二十八章 险被抓丁
    话说董永父子回老家后,日子过得并不消停,几股官兵在这儿汇集、驻扎,也分不清是朝廷的军队还是叛军,时不时的,赤眉军也打过来在此停驻。反正是,你来我走,你走我来,刀光剑影,打打杀杀。

    最倒霉的还是老百姓,纷纷躲在家里不敢出来,田地荒芜了,还不时有官兵来村里抢粮食,搜刮民脂民膏。老百姓是恨死了这些穿着官衣的土匪,可有啥办法,只有躲藏,家家挖地道,把粮食和贵重物品都藏起来,官兵来了,人也躲进去,说一千道一万,还是保命要紧。

    董永的破窑地处偏僻,竟没有官兵来骚扰。董武每日都胆战心惊的。可是,他住到这儿的态度很坚决,再也不逃难呢,这儿就是他的家,生死由命,富贵在天,死也要死在这儿。当然,他担心的还是董永,这是他董家的独苗苗,要延续董家香火的,说啥也不能出啥事儿。因此,只要听到有官兵来,他是不让董永出门的,哪怕是忍饥挨饿,也不让他离家半步,就是在地里干活,他也一直跟着,在高坡上四处查看,给儿子放哨。好处是,这块祖地离破窑不远,有啥情况,可以很快的回家。

    董永也一样担心父亲,总不离父亲左右。他还跟父亲提议,想在窑后附近挖个地洞,危难时也好躲避。董武很是同意,说他的想法好,以备不时之需。于是,董永在劳作之余,就夜以继日的挖地洞,挖出的土正好填在窑后一旁的洼地了,还开出了一块地。这个地洞,他挖的口小肚大,进口就在破窑里的炕下,万一有啥情况,可以直接从屋里钻进地窖,他还在一个偏僻处设了出口,假若地洞被发现了,也好及时逃脱。董永想得很周全,挖得很用心。董武看了很高兴,又建议儿子把重要的东西放洞里。啥重要的东西呢,也就是那点粮食。董永还在地洞里打了个地铺,铺了些麦穰,躲避时也好让爹歇会儿。

    还别说,这个洞还用上了,那是个晚上,都躺下了,就听外面人欢马叫,一片火把,吓得父子赶紧躲进洞里,整整躲了两天,官兵走了才出来。出来后才知,周围几个村都遭了秧,死了不少人,董家村也没幸免,处处是哭声,墓地里又出现了很多新坟。十多天里,父子就在村里帮忙,谁的脸上都有悲痛。

    没有安慰,怎安慰,几乎家家都这样,只有默默地帮着做事儿。家境不好的人家,连口棺材都买不起,只好用席子裹着死者下葬。村里还有几户人家,房屋都被烧了,一家人流落街头,无个安身之所。

    张吉家的女孩儿大枝遭受凌辱后,上吊死了,爹娘哭的死去活来。使人愤怒的是,作恶的官兵还把他家的房子给点了,一把火把个好好的家烧成了一片瓦砾,一家人凄凄惨惨,好不可怜。

    董武就把一家人接到了破窑里暂且安身,董永又熬了一锅高粱米汤招待一家人。一连三天,张吉一家就在破窑里住着,情绪稳定些了,董永帮着张吉从他家的废墟里找出些未烧尽的木头,在破窑的一旁搭了个草棚,张家一家人就在次暂且安身。

    好在种的高粱马上就收了,两家人不至于挨饿。村里其他几户被烧了房子的,也都来这儿搭草棚住下来。总的来说,这儿比较偏僻,路又不好走,相对安全些。

    一天,晚饭的时候,董武和董永说:“刚才呀,你张吉叔来说,要是你愿意的话,就让他家小枝到咱家来,等过几年,大些了,就给你们合房。”董永听了,知道是给自己说媳妇,小枝他是见过的,才八岁,瘦瘦弱弱的,他不知说啥好,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些他董。

    董武见儿子不说话,又道,“你张吉叔很相中你,说你老实本分,心眼儿好,小枝过来他放心。小枝这个孩子呀,为父看着也很好,就是瘦瘦弱弱的,怕不是个长寿的命。所以,为父也没应下来,想听听你的意见。”“爹,这些都是大人的事儿,你看着办吧,”董永低声说。董武咳嗽了一声,长出了口气,“为父知道,你是个孝顺的孩子,不会不听大人的话。说到底,张吉叔对咱还是有恩的,现在,他家糟了难,咱怎也得伸出手拉他一把。”董永听了点点头。“还有啊,爹的病身子,很担心看不到你成家立业啊。”“爹,您看着办,孩儿答应就是,”董永说着,还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过了几天,两家凑在一块儿吃了顿饭,小枝就在破窑里住下了。董永把自己的床让出来给小枝住,他就睡灶膛里。可是,小枝毕竟还是个孩子,刚来不适应,晚上光哭,董永就把她送过去了。

    按说,进了养家门,就不再是张家人。可是,刚失了一女,再走了小女,两口子正在相对流泪呢。看董永把女儿领过来,母女是抱头痛哭。张吉也眼泪汪汪的,可他还是要董永把小女儿领过去。就在董永不知所措时,董武过来了,好言劝慰,“小枝还太小,两家又挨着住着,住那边都一样,再等几年吧,孩子大大再说。”这样说,张吉才勉强同意小枝住下了。

    此后,两家走得很近,小枝也认了这个大哥哥,时常在董永家里,有时候还跟着董永下地干活。

    可是,这样的好日子没过多久。又出大事了。那一日是陈户大集,张吉两口子和董武一块儿上集,说买两头小猪崽养着。董永和小枝就去沟里捞苲草,好准备喂猪。几个抓丁的官兵不知怎的转悠到这儿来了,看到董永,二话不说,绳索一上身,抓了就走。可把小枝吓坏了,呆呆的看着,看他们抓董永要走,这才反应过来,大哭着扑倒董永身上,死抓着不让他走。董永和她说着,“要他回家报信,让爹爹不要担心,他很快就会回来的。”小枝大哭着,抱了他不撒手,被一个官差推倒在地上,还要用马鞭抽她,董永忙扑过去护着小枝,要她快跑。小枝这才爬起来,跑着哭开了。董永和其他人一样,被绳索捆着,走远了。小枝远远地跟着,大声的哭着……

    很快的,董永被抓紧进了军营。远远的看到辕门一根高高的柱子,柱子上迎风飘扬着黄色帅字大旗,大旗上写着一个大大的“刘”字。董永一看,吃了一惊,难道这是朝廷的军队?不容他细想,他被推搡着进了一个军营,绳索紧开后,就有统计官挨个统计姓名,还当场剥掉衣服换上官兵的衣服。

    董永一摸胸前,坏了,那枚金印还在怀里揣着呢,他想藏也来不及了,神情立刻紧张起来。他的异动立刻引起一个官军注意,快步向前来,董永还没反应过来,黄绸子包着的金印已经到官兵手里。打开一看,是枚官印,那名军官瞪大了眼睛,赶紧招呼两名士兵把董永押起来,自己匆匆进了大帐。很快的,大帐里就传董永,董永被押进了大帐。

    大帐里,威严气派,文武官员分列两旁,当中案几后,一个头戴金冠,身披金甲的白面书生正在欣赏金印,董永押进来,他不敢抬头看堂上之人,浑身哆嗦着跪在那儿。“堂下是何人呀?”董永赶紧说:“小民董永。”“这枚金印哪里捡拾的?”声音柔和,董永也就不那么怕了,又见刚才帅字大旗上的“刘”字,说不定真是朝廷的正义之师,又从不会撒谎,只得实话实说:“此印乃我父高昌候董武所有,已经传给在下,只等朝廷追认。”立时,账内的人都很诧异,很快的,董永就被人扶起来,问明情况后,一片唏嘘声……

    董永从大帐里出来,赏赐都没来得及拿,就匆匆跑出军营,他是担心跟来的小枝怎样了,也担心父亲,就这样被抓来了,连个送信的也没有,还不知他多着急呢。刚跑出军营,就有官兵从后面追上来,“董少爷、董少爷,哎呀,你是跑个啥,又没人拦挡你,这是将军的赏赐,怎还不要了呢?”一个老军士撵上来,气喘吁吁的说。“老人家,就和将军说,把赏赐当做军资吧,也算我尽绵薄之力,”说着,董永深施一礼,匆匆告辞。他急急火火走出军营,就看到不远处的小树林里,小枝正在向这边张望呢,她看见董永,哭着跑过来。董永忙迎上去,小枝是抱着他痛哭,也许是惊吓过度,哭晕在董永怀里。董永安慰一番,就背着她匆匆往家里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