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女生小说 > 生于文 > 《生于文》第一卷 第七章 最大的错误
    日子就像那些不眠的晚上,可是没有姑娘可以和我一起嚼着口香糖谈理想。

    时间流逝,一周机械地过去,月考完的气氛也消失殆尽。基本没有人再谈论考试的事情了。我的精力却分成了好多分。沈纤云成天和张宇豪说笑,也是让我厌烦。

    张宇豪,张宇豪的叫声经常在我后面响起。蔡雨萱也有些烦,就笑骂沈纤云说:“你一天得叫张宇豪八百遍。”我也吐槽:“也没有那么多,也就二百七十一遍。”笑声哄然。也幸好,沈纤云和张宇豪经常一起出去,也不知道去哪了,我只在办公室看过他们几回。

    那个时候我心里面住着的小人还不是沈纤云,自然不会对此有太多感觉。我也本来以为沈纤云和张宇豪会顺理成章的成为一对儿,结果却出人意料。

    大概是五月,柳絮已经飞了起来。卷起的不只是愁怨还是烦躁。急雨惹绿树,飞絮舞大风。这种天气可能因为地球变暖和厄尔尼诺经常发生。体育课的折磨不仅仅限于下一堂课的困顿,更在于太阳底下的暴晒和跑步时候的呵斥带喘。所以,趁着体育老师不注意,我偷偷地溜回了教室。然而,教室里的场景,比外面的太阳还要劲爆。

    张宇豪和蔡雨萱坐在一起,两人的手扣着,蔡雨萱脸上的笑容,成功地突出了头发的遮挡,让我看得一清二楚。沈纤云坐在我的座位上,脑袋一晃一晃的,也看不到面部表情。我准备下他们一跳,把门推开,模仿着教导主任刘培林的声音和语气:“后边那三个人,干啥呢?”沈纤云由于背对着我,吓得一激灵。剩下的两个人由于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也被吓得不浅。当他们定睛一看,发现是我的时候,都面露无奈,侥幸,与后怕。

    我没有在乎他们的反应,直接问:“靠,宇豪,你和萱姐是啥情况啊?”他们被现场抓包,又知道藏不住,就告诉我了一个我已经猜到的事实。这两人对我也没什么好瞒的,就老老实实地告诉我既定事实了。我心想,到底是张宇豪帅啊。后来,我才知道,这厮初中时候就有好几个对象,也是个情种了。

    我对她们无感,自己拿了一本书看着。现在想一想,我的人生和我拿的这本书的男主角方鸿渐还挺像呢。但是人家好歹还有个苏文纨曾经爱着,我呢,只有窗外飘过的云偶尔关照。

    两人在后面腻歪,我的定力还没到***那种地步——在闹市看书如同无人。便以手扶额轻叹了一声。蔡雨萱调侃我道:“怎么了,你不是青春期啊,是老头子吗?谁还没个喜欢的人了!”沈纤云插嘴:“对呀,王小强,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啊?”“我喜欢你。”我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但是谁都看得出来我是在开玩笑。

    “没和你闹,说真的,我来看看我认不认识你喜欢的小姑娘,说不定我还能帮你撮合一下。”沈纤云对刚才的事不以为意,如是和我说。

    我在其他三人的联合审问下,心想,反正人家学理,现在也没啥交集,况且人家有对象,我说了也没啥事吧。于是就吐出了她的名字:江宛如。另外三个人给我的回应是,摇头,皱眉,冥思苦想,然后说不知道。

    张宇豪问我:“那个学校的?”

    “就是我们学校的啊。”

    “长得好看吗?”

    “主观还是客观评价?”

    “当然是客观啦”

    “比萱姐好看。”

    “滚!”

    到了饭点,我们四个,应该说他们三个坐在座位上,我去打四份饭。原本我只打我和沈纤云的。我也没想到她那么懒,连打饭都不爱走。但是大美女有求,岂有不帮的道理。另外两个人则是因为我说了蔡雨萱长相后而得寸进尺,我也就忍之让之啦。食堂大妈看到我掏出四张饭卡,捧着四个饭盒,眼睛睁大了几分,鱼尾纹也抻平了,看起来年轻了几岁。

    回到座位上,沈纤云把菜里面的肉分给了张宇豪一小半。蔡雨萱皱了一下眉头。也同样的做。张蔡二人没在一起时这就是个习惯,宇豪爱吃肉,沈纤云每次都把自己的给他。蔡雨萱那是没啥资格评论这件事,如今不同了但是她也没直接说。我看气氛不对,便打了个圆场。“哎呀,这你们两个都给了,我不给是不说不过去啊。”说着,往张宇豪碗里拨。到最后,他看见饭盒里的光景,吃了两口,嫌多,觉食之无味,就先走了。还嘱咐我把饭盒刷了。蔡雨萱看到他走了,也跟了上去。沈纤云看了一眼他们,有看了一眼我,刚想说些什么。我直接说:“这下好了,我们俩有两份菜了。”沈纤云轻叹口气,和我一起收拾了残局。

    沈纤云也走了后,我面对的是和打饭一样艰巨的刷四个饭盒。没错,原本我只需要刷两个。

    约么十分钟,我回班的的时候惊奇的发现沈纤云也在屋里。

    “你咋没和张宇豪出去呢?”

    “蔡雨萱生气了。她让我离他远点。”

    “正常吧,我也感觉你们两个太进了,好像你们俩才是一对。”

    “他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他。而且我也有喜欢的人了。”

    我不知该怎么接话,只好笑笑。去教室后面那起家伙事扫地去了。

    沈纤云看到我的行为说:“今天有不是我值日,你干什么活?”

    “我助人为乐也不能只帮你啊。”

    撂下这一句,我们两个都无言了。

    上课铃响了,我看见刘娜慌忙地冲了进来,嘴里还喊着:“完了完了,忘了扫地了。”

    我看她的样子好笑,就没吱声。谁想到沈纤云开口了:“没事儿,已经扫完了。”

    刘娜一个劲地说谢谢,当然不是冲我。沈纤云给了我一个小白眼和漏钢笑(就是一笑牙套都露了出来的笑。)算是给我刚才咽她的惩罚。

    时至今日,我对那时的事情仍不能忘怀。如果我没说我曾经喜欢过另一个女生,后来沈纤云就不会以不喜欢朝三暮四的人的名号拒绝我了,或许她会给我发一张好人卡或许会婉转一点,而不会那么干脆。

    那一次,可能是我目前人生中犯的最大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