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科幻小说 > 地煞七十二变 > 《地煞七十二变》潇水 第五十四章 梦兆七
    梦中。

    潇水城自深夜转入白昼似乎只在刹那之间。

    从天光初显,到人声渐起,再到各家商贩支起铺子,最后人潮淹没街头巷尾,从始到终,彷如眼前按下了快进键,转瞬的功夫,一场古装剧市井便布景完成。

    “快些过来!请你吃面。”

    人群那头,女侠踮着脚冲李长安直招手,脸蛋儿迎着晨光,笑得眉眼飞扬。

    “这城里十几家早餐铺子,就数舒家婶子的羊汤面用料最足,一口下去,暖乎得很。”

    女侠口中的舒家汤面,是一处临街开设的小铺子。简简单单架起锅炉,支起个棚子,再摆上几套桌子长凳,便做起街坊四邻的买卖。

    到了地儿,也无需店家招呼,女侠熟门熟路寻了个空闲的位子坐下。

    把配剑并几枚铜子往桌面上一拍。

    要上了两碗招牌羊汤面,多加葱花,多加羊肉,最好不要面。

    “好嘞,马上就好。”

    灶台间忙活的老板娘立时应了一声,转过脸来,却瞧得李长安一愣。

    倒不是那位老板娘如何风韵动人,而是她生得圆脸圆眼,细细一看,不就是昨夜那个要吃人的猫母么!

    怎么今儿褪去了脸上的猫毛,收起了手上的爪子,就做起了人间的买卖。

    这梦什么个状况?晚上是妖,白日是人?

    “傻站着做什么?坐呀。”

    少女拍着桌子,不停催促,李长安却不得不迟疑,要是刚坐下,人“喵”一声,跳出来给他一爪子咋办?

    这梦古里怪气的,还是小心为好。

    “道兄放心,落座便是。”

    咦?

    李长安猛然回头。

    身后熙熙囔囔的人群里,圆脸的道人冲他点头苦笑。

    正是消失已久的冯翀。

    李长安有一肚子的疑惑。

    譬如。

    这场梦境从何而来?

    昨夜冯翀为何突然消失?

    此刻又为何突然出现?

    而冯翀明明就坐在这儿,为何所有人包括少女这位疑似梦境的主人,却对他视而不见,好似察觉不到他的存在?

    就在道士忍不住要开口之前,一碗热腾腾的汤面却打断了询问。

    端面上来的是一个小娃子,年纪虽小,却不甚可爱,身量小,眼睛更小,像两颗黄豆。

    道士目光一转,落在他左肩空荡荡的袖子上。

    小娃子羞涩笑了笑,露出一对大门牙,便转回身去,真如一只小老鼠,钻过了桌凳与人丛的空隙,回到了灶台的方寸之地。

    见他回来,在灶台间忙碌的母亲轻轻唤了一声,递给他一小碗面汤,他小心接过去,吹上一口气,再嘬上一小口,还不忘昂起脸来,任由母亲用袖口擦拭去他脸上冒出的急汗。

    早晨的霞光透过弥漫的水汽,均匀地铺在母子俩的身上,好一副叫旁人羡煞的母慈子孝图。

    可惜,昨夜里“猫戏老鼠”还历历在目。

    道士并不觉得温馨,反只感到荒唐而恶寒。

    “这梦究竟怎么回事儿?!”

    “惭愧。”

    “一时大意竟遭了妖魔的道!”

    打露面起,冯翀脸上的苦涩就一直没有消去。

    “道兄救出金家三十七口之后,我以为那妖魔已是瓮中之鳖,无所遁形,没想到却有意料之外的第三十八场梦境,更没料到那魇如此狠辣,竟把自个儿融进了这场梦境!一时不慎,失去了梦境的掌控,连带你我二人都被困在了这场迷梦当中。”

    “好在道兄先前每破除一场迷梦,就会损它一点道行,三十七场梦境下来,它也身受重伤,纵使融入此梦,我也能凭借法坛与它抗衡一二。”

    李长安微微颔首。

    “所以夜中百鬼出行,是魇在作祟而此时的青天白日,是因道友占回了上风。”

    “对。”

    冯翀点头。

    “梦中昼夜交替,正是我与妖魔缠斗的结果。”

    “不过道兄无需过于担心,魇虽融入梦中,使得此梦更加凶险,但要维持梦境,却也会耗损它本身,再加之它本就身受重伤,必然不能持久。”

    “它纵使能困住我俩一时,却也将自行消亡,随着此梦,神形俱灭。在此期间,我们只消小心护持自身与梦境的主人,不被魇夺去精气即可。”

    说着,两人的目光一同转向了少女,这位梦境的主人家正“咕噜噜”干掉了最后一口面汤,瞧见李长安的目光,一双丹凤眼瞪得溜圆。

    “咋啦?没胃口。”

    她瞧不见冯翀,也听不见两人的对话,只能看到道士对着那碗羊汤面发呆,一口也没动过。

    李长安不动声色将自己这碗推过去。

    摇了摇头。

    “恐怕没这么简单。”

    “道兄是指”

    冯翀忽然脸色一变,腾地起身。

    “有人动了法坛!”

    梦外。

    大风灌入厅堂。

    风声凄厉一如人们的惊嚎。

    惊惶、绝望,以及一点点疑惑。

    因为那颗闯入房中的妖怪头颅,固然狰狞,固然巨大,却也仅仅只是头颅。

    它从大门处一直滚到中堂,断颈里血液喷洒,生生淌出一条血河。

    死的?

    薄子瑜舔了舔发干的嘴唇,硬着头皮上前,抽出刀子,试探着要给这颗脑袋翻个面,看个究竟。

    “我劝你离它远一些。”

    什么?

    薄子瑜下意识一退。

    那颗看来死透的妖怪头颅上,乱蓬蓬的须发忽而一张,彷如无数细小的手脚,撑起头颅翻转跳来。

    浓重的血腥味儿随之塞满鼻端。

    薄子瑜蓦然张大的瞳孔里,倒映出妖魔狰狞的面孔以及猛然张开的巨口。

    锵!

    火星四溅里,铁制的刀锷顿时被咬成烂铁。

    薄子瑜的指尖甚至能感受到妖怪嘴皮的粗粝。

    他忙不迭弃刀后退,可那妖怪却没有继续撕咬,只能瞧见它眸光中最后的凶恶渐渐灭却。

    薄子瑜急促喘息着,短短一瞬,冷汗已浸透衣衫。

    若非那一声提醒,若非自己退了那一步。妖怪咬断的,恐怕不是刀,而是自个儿的手臂,甚至于半截身子。

    可是是谁?

    他抬起眼,望向声音来处。

    门口。

    风拽着门扉不住墙上拍打。

    浓雾似要乘虚而入。

    可门梁上,一道符箓缓缓燃烧,放出朦朦黄光,牢牢将雾气堵截在外。

    一个高挑而纤细的身影自雾气里悄然浮现。

    鲜红的长裙几多破损,素白的上衣遍染污血,脸上的面具更是破损一角,露出一截眉锋,唯有手中剑,锋锐如故。

    薄子瑜难以置信。

    “妖哎!”

    却是一个物件破空而来,正中他的脑门,弹进他的怀里。

    紧接着,耳边便听到:

    “镇抚司办案。”

    “稍安勿躁,谨守门户,援军稍后便至。”

    听到这话,薄子瑜哪里还顾得上喊痛和生气,连忙把怀里的物件拿起一看,却是一面令牌,正面阳刻“镇抚司”,背面阴刻“虞眉”二字。

    这一刻,薄子瑜的脸色是要多精彩有多精彩,千头万绪堵在喉咙里,挤出一个。

    “你”

    虞眉大步迈入,只冷言冷语撂下一句。

    “磨蹭什么?还不去堵上房门。”

    便径直越过了懵逼的捕快,快步直奔法坛。

    直到。

    一柄长刀拦住去路。

    镇抚司的大名或说凶名谁人不晓?

    屋中的人们听到镇抚司人马稍后便至,便如同溺水之人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之前有多绝望,现在就多么狂喜。

    但游侠儿张易却不同,他可还惦记虞眉脑袋上的百两悬赏,更是清楚地记得,在酒神祭当夜,这位鬼面女是如何放翻他,还是两次。

    此刻,他虽是不言不语,但手中的刀却明白告诉对方。

    我不信你。

    但虞眉也丝毫没有取信与人的意思。

    “仅凭几张符箓挡不住屋外群魔。”

    她收剑归鞘,目光迎着刀锋,对上游侠儿的眸子。

    “要么让我操纵法坛,唤醒道士要么等着妖魔闯进来,吞吃你我。”

    张易深深看了虞眉一眼。

    终究是让开了道路。